《潜水艇的悲伤:翟永明集1983

2019-10-02 22:16

翟永明/作家出版社/2015-3


【诗集简介】

《潜水艇的悲伤:翟永明集1983——2014》是“标准诗丛”第二辑之一种,全书遴选著名诗人翟永明不同时期代表作品,分为“诗”与“文”两卷。“诗”部分按照时间,又分为:1983—1989、1992—1999、2000以来四辑,诗人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代表作,如《女人》《黑房间》《静安庄》《咖啡馆之歌》《十四首素歌》《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随黄公望游富春山》等等悉数收录;“文”则选了最具代表性的《“女性诗歌”与诗歌中的女性意识》《从八十年代到现在》《个人女性观》以及中坤国际诗歌获奖感言《诗歌的命运随着时代改变》、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获奖感言《诗歌的视野广阔无垠》等等。


【诗人简介】

翟永明,1981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84年完成组诗《女人》,被誉为“女性诗歌”在中国的发轫与代表作品。1986年停薪留职写作。1990-1991年赴美。1992年返回成都,重新开始写作,诗风即变。从80年代开始,一直在风格上寻求各种可能性。1998年在成都开“白夜”酒吧,同时潜心写作并策划了一系列文学、艺术及民间影像活动,使“白夜”成为颇具盛名的艺术场所。重要作品有:诗集《女人》(1986)、《翟永明诗集》(1994)、《称之为一切》(1997)、《黑夜里的素歌》(1997)、《终于使我周转不灵》(2002),随笔集《纸上建筑》(1997)、《坚韧的破碎之花》(1999)、《正如你所看到的》(2004)、《白夜谭》(2009)等。

另出版有德语诗集《咖啡馆之歌》、法语诗集《黑夜的意识》、英语诗集《更衣室》。

2007年获中坤国际诗歌奖,2012年获意大利Ceppo Pistoia国际文学奖,2012年获第31届美国北加州图书奖·翻译类图书奖,2013年获第11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12年度杰出作家奖。

【诗选】

      关于雏妓的一次报道

  雏妓又被称作漂亮宝贝

  她穿着花边蕾丝小衣

  大腿已是撩人

  她的妈妈比她更美丽

  她们像姐妹 “其中一个像羚羊”……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宝贝

  宝贝也喜欢对着镜头的感觉

  我看见的雏妓却不是这样

  她十二岁 瘦小而且穿着肮脏

  眼睛能装下一个世界

  或者 根本已装不下哪怕一滴眼泪

  她的爸爸是农民 年轻

  但头发已花白

  她的爸爸花了三个月

  一步一步地去寻找他

  失踪了的宝贝

  雏妓的三个月

  算起来快一百多天

  三百多个男人

  这可不是简单数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

  那么多老的,丑的,脏的男人

  要趴在她的肚子上

  她也不明白这类事情本来的模样

  只知道她的身体

  变轻变空 被取走某些东西

  雏妓又被认为美丽无脑

  关于这些她一概不知

  她只在夜里计算

  她的算术本上有三百多个

  无名无姓 无地无址的形体

  他们合起来称作消费者

  那些数字像墓地里的古老符号

  太阳出来以前 消失了

  看报纸时我一直在想:

  不能为这个写诗

  不能把诗变成这样

  不能把诗嚼得嘎嘣直响

  不能把词敲成牙齿 去反复啃咬

  那些病 那些手术

  那些与十二岁加在一起的统计数字

  诗、绷带、照片、回忆

  刮伤我的眼球

  ( 这是视网膜的明暗交接地带 )

  一切全表明:都是无用的

  都是无人关心的伤害

  都是每一天的数据 它们

  正在创造出某些人一生的悲哀

  部分地 她只是一张新闻照片

  十二岁 与别的女孩站在一起

  你看不出 她少一个卵巢

  一般来说 那只是报道

  每天 我们的眼睛收集成千上万的资讯

  它们控制着消费者的欢愉

  它们一掠而过 “它”也如此

  信息量 热线 和国际视点

  像巨大的抹布 抹去了一个人卑微的伤痛

  我们这些人 看了也就看了

  它被揉皱 塞进黑铁桶里

  2002年4月21日


  在古代

  在古代,我只能这样

  给你写信 并不知道

  我们下一次

  会在哪里见面

  现在 我往你的邮箱

  灌满了群星 它们都是五笔字型

  它们站起来 为你奔跑

  它们停泊在天上的某处

  我并不关心

  在古代 青山严格地存在

  当绿水醉倒在他的脚下

  我们只不过抱一抱拳 彼此

  就知道后会有期

  现在,你在天上飞来飞去

  群星满天跑 碰到你就像碰到疼处

  它们像无数的补丁 去堵截

  一个蓝色屏幕 它们并不歇斯底里

  在古代 人们要写多少首诗?

  才能变成崂山道士 穿过墙

  穿过空气 再穿过一杯竹叶青

  抓住你 更多的时候

  他们头破血流 倒地不起

  现在 你正拨一个手机号码

  它发送上万种味道

  它灌入了某个人的体香

  当某个部位颤抖 全世界都颤抖

  在古代 我们并不这样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 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 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 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


上一篇:出版诗集的00后青年钢琴家鞠小夫将在北京举办音乐会
下一篇:廉政诗文颂清风
扩展阅读
AI再添新技能:创作诗歌
AI再添新技能:创作诗歌

【天极网网络频道】 6月22日消息,近日,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在Arxiv.org上发表的一篇名为《自动生成俳句》的论文中,描述了一种机器学习系统,在给出俳句(日本的一种古...点击了解…

 安徽诗人走进肥东桥头集 助力申报中国诗歌小镇
安徽诗人走进肥东桥头集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点击了解…